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分手后一夜暴富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分手后一夜暴富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作者:令哲
    江春水笑眯眯地盯着摄像头,深呼一口气,然后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

    她后退一步,来了一个特别标准的90度鞠躬,把直播间里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

    江春水:“谢谢爸爸!!!”

    ……

    …………

    ……………………

    直播间里先是安静如鸡了三秒钟,所有的弹幕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不见,五百多万人观看的直播间里,罕见地出现了长达三秒钟的空屏模式。

    随着江春水直起身,重新坐回电脑前,弹幕也开始死灰复燃。

    只不过,什么样的主播就有什么样的粉丝,直播间里很快就被“爸爸爸爸爸爸爸爸”刷屏了。

    简直就是大型认爹现场。

    沈令燃坐在办公室里,眉心止不住地抽,他觉得那几十万可能跟喂狗了没什么两样。想听到的话,一句没听到,不想听到的话,一堆人都在刷。

    更可气的是,沈令燃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

    他用食指划开锁屏,就看到喻惊蛰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喻惊蛰:朋友,开心么[微笑]

    沈令燃:……

    沈令燃立刻深呼吸,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生怕自己做出什么违法的事情。

    而就在这时,直播间里的江春水已经在收益后台查完了钱,喜上眉梢的模样让她连脸颊都是红彤彤的。

    她说:“我宣布,从今天开始燃哥就是燃爹了,以后我见他一次喊他一次爸爸!我现在就给燃爹改一下粉丝牌。”

    粉丝牌是星典的一种小功能,粉丝给一位主播刷过收费的礼物之后,可以领取一枚粉丝牌,悬挂在昵称之前。

    江春水以前从来没用过粉丝牌,因为系统默认的粉丝名称,比如“小星星”、“大星星”、“北极星”之类的,听起来就非常尴尬。

    但是现在,她决定亲手给燃爹换个特立独行的粉丝牌。

    换完之后,过了三秒钟。

    [爹]社会你燃哥已离开直播间。

    江春水:???

    吃瓜群众:???

    “可能燃爹突然有工作吧,”江春水也有点懵,但她还是面色如常地说道,“来来来继续继续,自己还有几天考试心里没点1数?别看热闹了,赶快复习。”

    说完,她自己也搬出来了一大堆练习册,恢复到正常的直播节奏中去了。

    两个人傻钱多的爹字辈大佬已经下线,围观群众们也做群鸟兽散,江春水直播间的热度再度退回到了正常的峰值范畴。

    因为燃哥平时就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上线下线的时间非常玄学,所以江春水也没有太过在意,继续认认真真地直播了。

    直播结束之后,江春水想着今天的收益不错,决定对自己好一点儿,于是破天荒地出去吃了顿夜宵,回来之后又泡了个澡。

    夜色渐浓,她一边哼着歌,一边吹着头发。但是头发还没吹干,她的手机就响起了夺命连环all的铃声。

    她放下吹风机,拿过手机,看到屏幕上面显示着的那三个字之后,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拒接。

    但她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接了。

    她终归还是担心,郑瑾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平时她白天兼职、晚上直播,很少有时间去医院看外婆,倒是苏莫宇没有工作,天天闲在家里,隔三差五就能去医院看看,然后理所当然地分走郑瑾慈一半的养老金——这是郑瑾慈住院之前就允许的事情。

    然而,听到电话里传来的第一句话之后,江春水就想摔手机。

    苏莫宇在电话里对她说:“小水,你手里什么时候多了一千万?”

    听到他的这句话之后,江春水突然就觉得当头一棒,砸得她头晕目眩。

    她抖着声音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把钱存在了你外婆的银行卡里,你别忘了,你们两个人的身份证都在我这里,就算提不出钱,查余额还是能查到的。”苏莫宇冷静地对她说道。

    郑瑾慈住院时,江春水尚未成年,很多事情未成年人根本没办法做,所以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坑人的局面。

    江春水又问他:“你想怎么样?”

    “我把房子抵出去了,现在算上利息,刚好欠了一千万,”苏莫宇说,“小水,你外婆肯定会同意的,把钱给我。”

    “你他妈做!梦!”江春水直接飙了脏话,然后又骂他,“你这吸血怪还活着干什么!怎么还不去死啊!”

    她气得眼睛发红,一狠心直接把电话挂断,然后关了机。

    与此同时,沈令燃的心情和江春水差不多,也被气得不轻。

    他本来就不是那种舌灿莲花的人,哪怕只是微信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喻惊蛰的挑衅。除了让内控部的技术人员把他的账号封了之外,沈令燃甚至想不到其他的可以制约喻惊蛰的办法。

    沈令燃和喻惊蛰认识了十年,他知道喻惊蛰从来都不吝惜给女孩花钱,并且,他给女孩花的每一份钱,都能让那个女孩非常开心。

    这正是沈令燃最担心的事情,如果喻惊蛰一旦开始认真地追江春水,她肯定连24小时都用不了,就缴械投降了。

    是不是真心喜欢倒不好说,毕竟江春水的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没有人比沈令燃更清楚了——她想要钱,喻惊蛰也能给她。

    一想到这里,沈令燃就觉得如坐针毡。

    他想了一下,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比喻惊蛰年轻五岁,如果再较真一点,那就是他肯定比喻惊蛰更爱她。

    可是这些对别的女孩子几乎是有着致命诱惑力的优势,对江春水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她不在乎他多大年纪,也不在乎他有多爱她,她只在乎钱。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严重而悲伤的问题了,但每一次想到这里,沈令燃还是不免觉得……特别气。

    但又没办法不爱她,于是他就更气了。

    自己喜欢的姑娘,气出心脏病也得追到手。

    于是,沈令燃突然下定了决心。

    他把关延叫了进来,冷着一张俊脸,沉默了半天,直到关延想哭着递过来辞职报告之前,沈令燃才缓缓开口道:“明天,订一束花。”

    终于从沈令燃这里得到了任务,关延内心喜极而泣,于是连忙问道:“请问是康乃馨?还是百合?”

    沈令燃没有女朋友,如果突然要订花,肯定是去看父母或是医院里的朋友。

    但是,让关延没想到的是,沈令燃竟然对他说:“玫瑰。”

    关延:……?

    沈令燃:“红色的。”

    关延:……

    等到了第二天,关延尽职尽责地把装了三十支红玫瑰的黑色盒子,放在了沈令燃的办公桌上。

    纯黑色的盒子上嵌了一层鎏金色的装饰,再加上盒子里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就显得格外精致漂亮,一看就知道价格不俗。

    沈令燃看了一眼玫瑰,没说什么。

    关延问他:“沈总,需要我帮您送到哪里?”

    沈令燃对他说:“不用,就放这里。”

    关延一怔,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

    沈令燃微微垂眸,然后又对他说:“你让星典的人把江春水带来。”

    关延:“带……来?”

    沈令燃抬起头,敲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一字一顿道:“嗯,带到这里。”

    关延没敢再多问些什么,应了一声之后,就出去办事了。

    倒是江春水,因为这件事被于明痛骂二十分钟。

    因为她头一天晚上把手机关机了,以至于第二天上午,于明给她打了n次电话,都没打通。

    于是,于明直接开着车冲到了她家门口,开始雪姨式砸门。

    “江春水!你给老子出来!你有本事关机!你有本事开门啊!”

    江春水被这毁灭式的噪音,吵得头疼。

    她揉着眼睛从床上爬下来,从门镜里看到了于明那张熟悉的打脸之后,慢慢悠悠地开了门,顺便又打了个哈欠。

    于明毫不客气地直接进屋,回手就关上了门。

    “赶紧的,换身顺眼的衣服去起锐。”于明这样对她说。

    江春水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然后将于明的这句话输入神经中枢,消化完毕之后,有些诧异地望着他,问道:“去哪儿?起锐?又怎么了?我这几天一直都乖乖的,没砸老板的车啊!”

    她现在对起锐这个地方有着很重的阴影,又是被一群黑衣大汉围追堵截,又是被人在洗手间泼了一桶冰水,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但是她身上发生过的这些事,于明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江春水今天不去,他可能就要光荣下岗了。

    于是,在于明的威逼利诱之下,江春水还是换了衣服,跟他去了起锐。

    等她再想着遛的时候,她已经站在了沈令燃的办公室门口。

    关延笑眯眯地说:“小江快进去吧,沈总等你很久了。”

    江春水:……

    她莫名觉得有些凉飕飕的,因为关延这个笑容……怎么说……就很老鸨风,虽然他是个男的。

    江春水本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勇敢心态,深呼一口气,然后推开了沈令燃的办公室门,轻巧地一个侧身,就钻了进去。

    从门口到沈令燃的办公桌,大概有十米的距离。

    她拘谨地贴着办公室的大门站着,小声说了一句:“老板我来了。”

    “嗯,”沈令燃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对她说,“过来。”

    江春水犹豫了几秒钟,最终还是慢腾腾地走了过去。

    刚走到办公桌前,江春水就看到了那一大盒子红玫瑰,因为这颜色太亮眼了,在这性冷淡装修风格的办公室里,瞬间就吸引了她的眼球。

    女人天生都喜欢美丽的花,就算江春水再抠门,抠门到一辈子都不会自己掏钱买一朵玫瑰,她依然很喜欢这些烧钱般的浪漫。

    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眸,沈令燃对她说:“拿起来。”

    江春水一愣,随即便很快领会了领导的意思,将办公桌上的玫瑰花抱在怀里。

    她一脸茫然地看着沈令燃,等着对方给自己派任务,无非就是让她帮忙送到起锐旗下哪个小花旦小模特手里呗?这种剧情她在言情小说里见得多了。

    但是,沈令燃却对她说:“送你了。”

    江春水:……?

    她疑惑地眨了一下眼睛,整个人处于一种风中凌乱的状态。

    “老板……”她怔怔地说,“您这是要跟我告白吗?”

    本来只是随口调侃一句,却不料沈令燃回答得无比认真。

    纤长的睫毛微微翳动,冰冷明亮的桃花眸一瞬不眨地盯着她看,认真地说:“是,江春水,我喜欢你。”

    江春水:……?????????

    她似乎是听到了什么超越人类一般常识的话,不可置信地皱着眉,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而沈令燃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似乎有些着急,于是追问道:“你的回答?”

    “我……我的回答……”她受得刺激有点大,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她包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江春水慌慌张张地说:“我先出去打个电话!”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