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论我脑子里打架的天马行空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论我脑子里打架的天马行空 > 老林家的痴儿

老林家的痴儿

作者:方许之
    附近镇子上有个傻子,人人都说他傻,他也是真的傻。小时候生他的娘难产,还没把他生下来就死了,应该就是那时候在肚子憋坏了脑子。三四十的年纪,只会傻乐呵,终日游荡在镇子上。

    痴儿有两个白色的大蛇皮袋子,但是各种污渍印在上面看不出原来啥样。袋子背在背上,叮铃咣啷的,因为他爹喊他出门拣点瓶子、纸板啥的拿回家。不过痴儿袋子里可不止装着破烂废品,还有他收藏的‘宝贝’。痴儿还有一双解放鞋,烂的不成样子,他爹老林回回给他弄回来一双旧鞋,出门半小时,准丢了。然后又换上他那双破鞋,开开心心的满街晃荡,老林慢慢的也就懒得管了。

    街上不懂事儿的娃,总喜欢作弄他,但他也不是真傻的没边了,知道这些娃作弄他,就追的上去呲牙咧嘴的吓唬他们。实在惹生气了,痴儿也会捡起身边的东西去丢他们。有一回儿,急眼了,一个娃抢了他的袋子,痴儿一个石子就砸那娃儿头上了。

    娃儿就哭啊,痴儿也不知道咋办,一群人就在旁边围着议论。没一会儿,其他的娃儿就喊的被砸那娃的娘来了。看见自己娃头破血流的,一个大耳刮子就抡痴儿脸上了。换了平时,痴儿这会儿肯定就急眼上去跟人拼命了。

    那娃的娘,扯着不情不愿的痴儿就去找老林。那娃就跟着在后头一个劲的哭,脸上血迹早也干了,混着眼泪又抹的脏兮兮的脸上红黑红黑的。

    痴儿他爹支了个自行车摊子,在两栋楼中间的死胡同,弄了几跟大木头,撑上一块大雨布就成了家。死胡同最里面堆着捡来的废品,中当睡觉做饭,吃喝拉撒。往出了就是修车摊子,哪哪抹的都是黑色的油污。

    那娃的娘,在摊子口就不愿进去了,老大一股油污味,往里了又黑又暗,又闷又臭,大冬天都散不了那味,也就中当往里没搭雨布的地方好点。

    “老林头,出来。你家这个把我家娃儿头都给砸破了。”那娃的娘站在外头,老大的声响。老林慢悠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驮着背,视线仿佛永远离不了地。出来了也默不做声,瞅了一眼痴儿那边,看着没事又转回去了。

    那娃被他娘一把扯了过去,指着头上:“你瞅瞅,你瞅瞅,这一脑袋的血。哪家的也不会这么狠啊,拿石头子砸脑袋。”

    “我这娃儿,不是傻嘛,手下没轻没重的。”

    “娃,还娃。这都这么大个人了,还是娃呢。就是个傻子。”

    老半天,那娃儿娘终于泄了火气。等娃儿娘走了,围观的人也散了。老林喊了把痴儿喊回了棚子里。

    “你今天捡了多少瓶子啊?”老林做到床边,脚下有个乌漆嘛黑的脸盆,装着几根半湿不湿的木头慢慢的烧着,烟有点浓,老林已经习惯了。痴儿就在旁边一点一点把袋子里的瓶子拿出来。

    “哎,都说了你多少次了。下次别和那群小孩一般见识。他们捉弄你,因为你傻,你好欺负,你没人帮。你吼他们,你吓唬他们,他们也只觉得好玩、刺激,下回还是会来你这找乐子。”痴儿放完了瓶子,低着头呆呆的站着,也不敢看老林。

    “哎,坐这边来。”老林头拍了拍床沿,痴儿听话的蹲在了床边,也不吵不闹。分明看着像是个本该成家立业的三四十的中年人模样,此刻却像四五岁犯了错等着家长批评责罚的样子。

    “你说你要是多少明白点我说的多好。”老林摸着痴儿的头,竟然隐约间也能感觉到几根白头发。

    “你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咱爷俩也没过的好点。”

    “以前发现你脑袋不灵光,到处去看。也不出个结果来,想着慢慢长大了会好点,这么多年过了也还是没个长进。”

    “你说你咋就是个这样子。”

    “你说你以后你自个儿以后怎么过。”

    老林絮絮叨叨了半天,像是对痴儿说,又像是对自己说,说着说着用力拍拍痴儿,拍的痴儿痛了才停下来。

    坐了一会儿,还是心烦,干脆到铺口修那辆昨天人给送过来的破车了。

    老林头年轻时候是个本分人,和老婆从外地过来就在当地租了个隔间就住了下来,经常担些小玩意沿街叫卖。自从痴儿娘难产去世之后,老林经常是担着小玩意叫卖同时又把痴儿用布包着绑在胸口。可慢慢的发现,别家的娃儿早也会走路说话了,这娃儿还是愣愣的,眼里都没有光,不能走不能语。

    大了点放在家里头又不合适,教不会、教不明白、教了就忘。又怕一不小心伤了自己,只得背着带着,这边要吃要喝要用,货也不能少。治病的偏方又多,得花钱,只能背着痴儿担着货每天多走十几里、几十里路,多去周边的镇子叫卖叫卖。

    病根也是那时候落下的。背伤了,腰也伤了,担不得货了。担不得货总得糊口,慢慢的就做起了修自行车的行当。只是比不得人家,手脚也不灵活,靠着相熟的人帮衬着点,勉强度日。

    老林头没想过痴儿以后会怎么样,那他管不着。他已经管了痴儿几十年了,早也管不动了,背也因为老伤越来越驼。老林头知道他早晚有一天直接就磕地上见阎王去了,到时候痴儿怎么办,那是他的事情了,老林已经太累了。搬也搬不动,走也走不快,眼昏耳花的。以前不是没有想过就这么不管痴儿了,可是舍不得,而且自己干活的还干的了。而现在,年纪大了,也由不得了。

    ...

    这天,痴儿不知道从哪捡了挺多瓶子的,手上还提着条草绳串着的鱼,应该是哪个熟人钓鱼回来路上遇见了痴儿给的。也正好是傍晚,老林听的痴儿咿咿呀呀的叫唤声抬头看的时候,正对着斜阳,痴儿在在光芒里就剩个轮廓,老林笑了,因为他看到了小时候痴儿的影子,或者说痴儿就从来没变过。

    老林把锅搬了出来,熟练的清洗剖鱼,然后加了点佐料开始煮鱼。痴儿就安静的待在旁边看着,目不转睛,嘴里的口水都流的掉地上了。

    煮的差不多可以吃了,老林拿碗夹了一块鱼腹肉放在碗里给痴儿,痴儿急不可耐的接过来就要往嘴里塞,老林一个劲的说慢点也没有用,烫得痴儿直叫唤,让老林忍不住的笑起来。

    老林在想,如果自己再年轻一点,或者那时候不那么拼命不把腰背伤了,或者痴儿娘没去世,该多好。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