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同人漫画|其他类型
沙漠圣贤全文免费阅读 当前位置: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沙漠圣贤 > 第二十六苏拉 重逢

第二十六苏拉 重逢

作者:穆斯塔法本哈立德
    首发、域名、请记住_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他在哪里?”心灵术士发问。

    “不是哪里。”小丑回答道。“而是何时。”

    “猜谜不是我的长项。”

    小丑无所谓的耸耸肩,似乎他早已习惯了这种回应。“那么我换个说法,你喜欢听长一点的故事还是短的?”

    “废话少的那种。”心灵术士回答。

    “当七节权杖生效后,必然会引来不必要的注意。”小丑回答的时候用一只脚站立,过了一会儿又换成另一只脚。他身上的铃铛随之发出阵阵脆响……穆哈迪好奇他是不是还保留着一些以前的习惯。七节权杖能让七重天堂山的曦天使堕落,让巴托九狱的魔鬼行善。难道有些人的本质是如此的顽强,连能够逆转一个人阵营的神器也摸消不了么?

    “为了防止被追查者发现,卡米拉的使者施展了一个神秘古奥的法术藏到神器生效之前。”小丑扭头看着心灵术士,他头上帽子缀着的的铃铛又是一阵作响。“当确定一切已经不可挽回的时候,它才会离开。”

    “听起来的确像是某种威力强大的法术。”穆哈迪摸了摸下巴,说道。“不像是巫王的一个区区使者能够掌握的。”

    “也许他有巫王自己制造的卷轴,谁知道呢?”小丑耸耸肩,他的声音飘忽不定。“七节权杖让我由愚笨变得智慧,但我不是无所不知。”

    “也许如此。”穆哈迪盯着小丑,留意他脸上最细微的变化,最不起眼的肌肉抽动,下意识的眼球移动,瞳孔最微不足道的缩放……“但你为什么帮助我呢?不要告诉我你天性乐于助人,那意味着你在七节权杖生效之前可疾世愤俗,宁愿落井下石……我好奇为什么法图麦和法赫德会信任你这样的人留在这里?”

    “你该好奇的是我们为什么会相信他们。”小丑咧嘴说道,露出一个丑陋的笑容。“军阀,战争贩子,嗜血的佣兵……他们和他们自己口中的大敌有什么区别?过去儿子埋葬父亲,如今父亲埋葬儿子。大远征给阿塔斯带来的死亡和千万年前,太初术士拉贾特发动的净化之战一样多。你应该和他一样被称作大敌和战争传播者。”

    “至于铁婊子,她麾下有数不清的部落武士,灵能者,狂热的宣教士。她容忍我在这里存在的理由和任何人容忍他们的帐篷里出现一只蚂蚁的理由一样他们即看不见,也不在乎。”

    这个小丑暗示自己和拉贾特的相似性,他是有意的么?心灵术士沉默了一会儿,最后问道。“那么你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伯克尔。”

    操纵时间的心灵异能,一般归属于心灵传送系灵旅者的能力,而且多半是最艰深的那种。如果是在巴托九重狱之行以前,穆哈迪几乎完全无法展现这些他并不熟悉的能力。

    但自从众名智者哪怕仅仅是回想起那个莫可名状的诡异存在,心灵术士都感觉到一阵不安的心悸。揭示了心灵术士的真名,他的力量就在以一种不自然的速度迅猛增长。许多过去极其晦涩难明的灵能理论仿佛一夜之间变得不言自明,许多曾经难以驾驭的灵能能力也变得收发从心。几乎每一天,新的异能都会被领悟到,仿佛它们早已被掌握,只是被重新记忆起。

    时间回溯,这是心灵传送系灵能最深奥的一个异能,需要极度的集中精神。心灵术士闭上眼睛,感受时间的流动。

    有些有能力操纵时间的法师们将这种感觉描述为在时间之河里逆流而上,越是向上游前进,时之水的阻力就越为强大。但在心灵术士的通感中,过去和未来仿佛没有联系的一帧帧图像,在自己面前展开。未来的图像笼罩在浓密的雾气之后,从那屈指可数的缝隙间投射出来的影子血腥而残酷。而过去的图像则抖动模糊,仿佛被某种屏障阻隔,越是集中精神,就越难以看清,有人刻意将其遮蔽了起来。

    窥探那片抖动的镜像仿佛有无数把尖刀刺入心灵术士的脑海,然后缓缓搅动,永无休止。穆哈迪没有痛觉,但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思维收到了极大的扰乱,也能感受到强行穿过这道屏障所蕴含的危险。

    在这片时间之外的领域内,心灵术士强行穿越阻拦着自己的那道屏障。汹涌的灵能力量从灵魂深处的角落里涌现出来,抵抗着尖刀戳刺般的阻力。

    仿佛脚下陷入粘稠的沼泽,每前进一步所要消耗的灵能呈指数级别上升。即使实力已经大大增强,穆哈迪还是感觉到自己的灵容如溃堤的水坝一样飞速消耗着。

    几乎就在油尽灯枯的边缘,屏障似乎突然间衰减了下去。曾经重逾千钧的阻力变得仿佛微不足道,只是轻轻一点,就像沙漠中烈日下的冰雪一样消融了。

    穆哈迪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酷烈的热风拂面而来,熟悉的艳阳再次高悬在空中。四周有几个裹在长袍里的男男女女似乎被他的突然出现吓到了,正围成一圈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灵能没有按照心灵术士期望的生效,抵达的时间点比穆哈迪预计的要更晚一些。原本他计划回到使者到来之前,而从头顶上太阳的角度推测,现在使者已经到了,离启动七节权杖的时刻已经非常接近了。

    误差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毕竟这是个非常深奥的异能。而且从没有其他心灵术士,能一次跃迁这么长的时间。

    有几个持矛武士似乎注意到了这边不寻常的骚动,正在飞快的赶来。远处,大汗居住的巨型金色大帐历历在目,一串串绘有各色纹章的旗帜迎风飘扬。更远的地方,到处是奔驰的骑兵,蹄声如雷,迅疾如风。不可胜数的帐篷和巴扎覆盖整片大地,有如杂草。

    巨型金色大帐内部,衣着华贵的贵族和部落头人们,散发着灵能波动的宣教士们和心灵武士们,前来请愿的上访者们和维持秩序的马穆鲁克们将巫王马利克的使者团团围住,但却无一人敢于上前。仿佛一群围着毒蛇的恶狼。

    头狼即是法图麦,一位女性,一位精灵,同时也是大可汗和先知的代理人,众信士之长官,大征服者,正从那张缀有无数珠宝的地毯上站起身来,她拔出了自己那把又粗又丑,有两个头的异形弯刀,直指使者的脑袋。

    “太晚了。”使者说道,黑色头巾遮蔽下的面容露出一个无人可以察觉的笑容。

    心灵术士正是在这个时刻传送到大帐之中的,这个异能彻底把他所剩无几的灵容耗光了。

    穆哈迪从背后袭击使者,弯刀及体的时候,后者身上被激活了一道石肤法术。虽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但是使者一个趔趄,没有成功激活七节权杖。

    法图麦身边站着她的灵能顾问军团,它由阿塔斯的前灵能者领袖千魂首以心智魔种异能所创造。在穆哈迪出现的一瞬间,军团就以灵能波动确定了心灵术士的身份,它随即向巫王的使者出手。

    法图麦的另外一边站着一名巴特兹欲魔,它并不认识突然出现的穆哈迪,于是瞬发了一个强力的塑能法术同时将巫王使者和心灵术士笼罩。

    精灵女郎本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改变了自己弯刀的方向,扭向身边格开了那个巴特兹欲魔的法术。大帐的顶被烧成一个大洞,塑能球余势不减,击散了空中的云层。

    【 o手机阅读ろろ小說..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下一章

推荐阅读